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查看详情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六瓣雪的憩园

素心看世界 纤手开未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雪花那个飘 2 (原创)  

2015-02-11 10:33:47|  分类: 闲情偶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3

方圆几十里的人户都称我的老家为漆家老屋,老人们说我们那儿的漆姓人家都是从老屋分支出去的。童年的漆家老屋总共只有五户人家,而我们老屋场住了三户。我家住在中间,左边住着叔伯的大伯,右边住着招婿进门的幺姑,三家大大小小共有十二个孩子,他们都是我的兄弟姐妹。每到大雪时节,雪齐膝盖,连道场都下不去脚,大人就吩咐孩子们扫雪,于是,我们就开始了扫雪比赛,先把三家道场扫出一条通道,然后扫出到牲口栏和水井的路。虽然脸冻得通红,手也冻得僵直,但我们却是那么开心,因为这一条雪中开凿出来的小路,将在以后的日子里供我们玩耍。

白天温度稍一升高,就会有少量的积雪消融,这条小路便有了积水。但一到傍晚降温,或是天阴,路上的积水又会结冰。这时候,我们就会搬出板凳,开始滑冰表演。我们把板凳翻转倒放,然后轮流站在上面,其他人则在后面推,那一时刻,村子里只有孩子们的欢笑声。如果遇到冻牛皮凌,就更有意思了,这时候整个屋场的道场就都是我们的滑冰场了,几条板凳同时开滑,你追我,我撞你,好不开心!

小麻雀是不畏寒冷的,即便是雪天,它们也不潜不逃,只是一个劲的往你跟前飞。我们知道它们是在寻食,于是想方设法诱捕它们。我和弟弟经常捕鸟。我们拿出家里的大筛子,用一根筷子撑着一头,在道场边的雪地上向下罩着,然后在里面撒上玉米。筷子的一端系着长长的细绳,我们就躲在门房看着筛子里面的动静,一旦麻雀进到筛子底下啄食玉米,只要把绳子一扯,麻雀就乖乖地被罩在筛子里面了。麻雀受了惊吓,就在筛子里面上蹿下跳。看着它们蹦蹦跳跳地出不来,我们却格外开心。

大雪封山的时候,狐狸就不太可爱了,它们常常突袭村子里的鸡。有一次,听得鸡们咯咯咯地又飞又叫,我们就知道大事不好了。父亲带着我们赶紧出门查看,只见一只身形较大的狐狸叼着我们家的那只大母鸡,正在往门口两百米开外的林子的方向跑。由于积雪很深,母鸡又很肥大,狐狸跑得有些吃力。我们一面盯着狐狸逃跑的路径,一面在后面追。眼见狐狸闪进了树林,我们紧追不舍,终于也追进了林子。父亲示意我们停下,他仔细察看了狐狸的脚印,发现雪地上留有星星点点的血迹,父亲断定这就是母鸡的血。我们顺着脚印和血迹,最后在一堆柴草下面找到了奄奄一息的母鸡。由于母鸡的脖子已被咬断,找回的鸡最后还是成了我们的盘中餐。多年以后,每每读到有关狐狸的文章,说它如何的狡猾灵活,我的脑海里闪现的却是那只叼着一只鸡,在雪地里笨拙地逃窜的狐狸。

 

雪花那个飘2 (原创) - 六瓣雪 - 六瓣雪的憩园

4

老屋场的右边屋角处就是水井。井里的水是从井壁岩石缝里面流出来的,它甘洌清甜,四季长流。整个漆家老屋的几户人家都是吃的这口井里的水,它是我们的生命之泉。

水井高出老屋两三米,水井周边的石缝里面也还有出水口,每当夏季暴雨之后,几股泉水汇聚到井里就会漫出来,漫过井沿的水从幺姑屋角倾泻而下,轰鸣作响,很是壮观。幺姑屋后的阳沟是一条水沟,它像一条暗河,终年有水从石头缝里冒出来。水沟里的水从幺姑和我的老屋之间穿过,然后从道场边冲刷而下。屋旁边的这条水沟一米见宽,它终年流淌,流经道场边时形成飞瀑流泉,浪花飞溅,叮咚成韵。每当大雨之后,它的流量激增,冲下道场边时形成一道比较壮观的瀑布,它的轰鸣声便传得老远。童年的我,每天都在这哗哗的流水声中入睡,又在它的轻声呼唤中醒来。

到了严冬时节,水井的水量减少,井壁就挂上了串串冰凌。冰凌有长有短,有粗有细,晶莹剔透,惹得我们争相敲打着好玩儿。

幺姑屋后的水沟出水口到了寒冬腊月时,总会结出又粗又大的冰柱,冰柱周围则排列着大小粗细不一的冰凌,形成一道冰帘。我特别喜欢这一道冰帘,常常独自一人呆在那个旮旯里望着它们出神。

天寒地冻的时候,屋旁的水沟也会结冰。冰结得厚时,我们常常像揭盖子一样,揭开一平米大的冰面来玩儿。无论怎么结冰,冰底下的流水照样不停歇地向前流着。

一条小小的水沟用处可大啦,家里刀斧锄头的把子松了活了,父母就会把它们浸泡在里面;簸箕撮箕脏了,直接在里面洗;给猪吃的土豆红薯,都要先在沟里洗一遍;养鸡养猫养狗,从来不用单独给水喝;从地里干活回来,总是先在沟里洗了手再进门。这条水沟在我们童年的生活里更是留下了太多的印记,它带给我们很多欢乐,哥哥用沟里的水泡过糖水喝,我在沟里放过小纸船,弟弟在沟里养过小鱼……

遗憾的是,这条水沟现在消失了。我读三年级的时候,幺姑想做新房子,父亲便用山林土地置换了幺姑的老屋,幺姑在我们的田里做了新房,搬离了老屋。一九八六年春上,父母在家扩建房子,决定把水沟往幺姑老屋处挪一挪。因为撬动了地底下的石块,水沟里的水大部分都漏到了地底下。扩建房子时母亲病情加重了,房子做起时母亲已病入膏肓。快放暑假时,弟弟的书信寄到了宜都师范,知道母亲病重,我飞一样的往家奔。母亲已瘦得不成人形,在知道母亲将不久于人世时,父亲命弟弟给母亲洗片子。我清楚地记得,弟弟在水沟里一点点搓的情景……这年农历七月初二,母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而这条水沟留在我记忆里的最后影像,就是一个十三岁的少年为母亲洗片子。第二年,我参加了工作。因为水沟里的水基本都流进了地下的暗河,水沟已名存实亡,父亲填埋了水沟,把我们和幺姑原本两家的道场连通在了一起。从此,水沟永远只流淌在梦里了。

父母都离世后,老屋给了堂兄。如今,堂兄在幺姑老屋旧址建起了牲口屋。几户人家现在都各自砌起了卫生的水井,而牲口屋角坎上的水井也因无人管理几近荒废,水井里的水现在主要用来清洗,吃喝用水则都用自家砌成的井里的水。如今再也难得回一趟老家了,每次回去,我总要到井边看一看。于我而言,这口井就是我们的根。

雪花那个飘2 (原创) - 六瓣雪 - 六瓣雪的憩园

 

雪花那个飘2 (原创) - 六瓣雪 - 六瓣雪的憩园

 

雪花那个飘2 (原创) - 六瓣雪 - 六瓣雪的憩园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83)| 评论(1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