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六瓣雪的憩园

素心看世界 纤手开未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爱的印记 (原创)  

2011-04-12 00:46:53|  分类: 岁月钩沉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爱的印记

——谨以此文祭奠父亲

 

 去年的4月13日(农历二月二十九),父亲没有给我任何的讯息,就化了烟尘一般的不见了,无论我怎样的呼唤,怎样的哭求,怎样的寻觅,他,永远地不见了……

 一年的光阴,变换了多少物事?拉长的,仅是儿女心头的思念,而不是距离。4月1日(农历二月二十八),我们兄姊三家人请假两天,回老屋去祭奠父亲。

 初春时节,微寒的风缓缓地送走了西下的夕阳,昏黄的夜幕在最后一线流光的依洄里徐徐降落。我沉浸在童年的时光里,随意的行走,随意的思索,那些陈年往事又一一浮上心头……

 

 幼时的我总认为父亲不爱我,可多年后回忆,父亲的唠叨里全是我的故事。

 父亲说,我的命是捡来的。因为姑姑招婿进门,孩子又多,爷爷跟着姑姑生活,只能帮姑姑看孩子(奶奶病逝时父亲还没结婚)。父母要挣工分,从我会在地上爬起,我基本就没人带了。结果,我在地上乱抓东西往嘴里塞,鸡屎,便便,甚至都进了嘴里……夺命的肠胃炎汹涌而来,我上吐下泻,高烧不退,起先还拼命地哭,后来严重脱水,哭的声音变得不像孩子哭了,那走调的哭声撕裂了父母的心,父亲跪在田医生面前,求他救救我。田医生是大队卫生室的草药医生,他竭尽全力也没能阻止我的病情恶化,只好要父亲回家准备我的后事。父亲抱着高烧不退、昏迷不醒的我,怎么也不肯回家,他跪在医生面前不住地磕头……田医生无奈,终于说出了一个方子——用羚羊角粉吞服试试。但卫生所里没有羚羊角,要弄到这东西,必须走30多里山路。父亲一听还能找到救命药,当即找我的堂叔帮忙跑腿。堂叔一个来回一路小跑了70里路,仅只用了3个小时!当用锉锉下的羚羊角粉送入奄奄一息的我的口中,父亲嚎啕大哭,我,就这样奇迹般的活了过来。

 父亲说,母亲的意外伤残,他的天空一下子坍塌了,整日以泪洗面,那时,哥哥10岁,我5岁半,弟弟2岁。没有了任何的依靠和安慰,我默默地照看着母亲和弟弟。他清楚地记得,我喂母亲吃了蛋花又喂弟弟吃,剩下的一口叫我吃,我却怎么也不肯吃,执意要留着再喂他们……父亲说因为这事儿,他流泪了,也就是从那时起,他认定我是个乖巧懂事的好女儿,无论家里怎么困难,他都要让我念书。

 父亲说,哥哥14岁时考取高中,我正读小学,为了让我们兄妹两个都能读书,他不得不找生产队借钱。一天,队里专门为此事开会,像斗地主一样斗他:“你一家只有吃的人,没有做的工,还把孩子们拿来读什么书?读书能当饭吃?”父亲一边低着头“认错”,一边央求他们看在孩子尚小、读书又狠的份上放他一马。在父亲的一再坚持下,队里总算大发慈悲,给他借了五块钱。

 父亲说,七岁那年,两里地外的大队里放电影,我跟着周围的哥哥姐姐们跑去看。虽然他要服侍母亲,照顾弟弟,但终究不放心我,还是跑去找我。他找到我时,我正想打瞌睡,又不敢睡着,努力地睁着眼睛盯着银幕,头还一歪一歪的。父亲一把搂过我,见是父亲,我头一歪就躺在他的肩头睡着了。整整两里路,父亲就这样把我抱回了家。

 父亲说,当我考上宜都师范,他步行30里路送我上车时,看着客车缓缓启动,他的眼泪就不由得出来了。透过车窗,看到不足15岁的我竟然没有掉一滴眼泪,他心里很不是滋味,觉得我心很硬……

 父亲说,……

 年少的我总认为父亲不疼我,可多年后回忆,我的记忆里全是父亲的故事。

 我记得,上学的第一天,张老师上午告诉我们写名字,下午带我们到玉米地里扯草。玉米地里的草真深,天又出奇地热,我扯不动。张老师就批评我:“你名字是写得最快最好的,可扯草不敌别人,你要爱劳动啊!”我委屈得直哭,回家还闷闷不乐。父亲问明缘由,非但没有责怪我,还自豪的要我写名字他看。当我用粉笔一笔不错的把名字写好在门上,父亲高兴极了,连连说“我姑娘读书一定蛮狠”。

 我记得,我因为学习成绩优秀被“披红戴花”,还步行十里路到璞岭总支接受表彰,奖品除了铅笔、本子之外,还有一支金贵的钢笔。可是,这支钢笔没几天就被我弄丢了。我怕父亲打骂(父亲从没打过我,但他捆着打弟弟让我很惧怕),不敢告诉他。可父亲还是知道了,他很生气,嗓门一下子提得老高。过了一会儿,见我躲在一角偷偷流泪,父亲又心软了,他拉过我坐在他膝盖上,替我擦拭眼泪。此后,父亲再也不提钢笔的事儿了。

 我记得,背大九九表时(乘法口诀),前面的部分我背得很顺(现在的小九九部分),可后面的部分总是拗口。我在厨房里背,父亲在堂屋里做木工活,他听出我后半部分背得不熟,就一边做工,一边告诉我口诀规律,教我怎么样记得准。在父亲的点拨下,我很快就背熟了。第二天在学校里背口诀,因为背得特别熟,得到了老师的表扬。

 我记得,小学阶段老师常常催缴学费,天天念欠费的学生名字,但从来没有念到过我。为了我们兄姊三个读书,父亲总是起早贪黑地劳作,打青草、锯木料、种香菇、植丹皮,一分一分地为我们攒学费,然后在我们开学的时候如数上交。

 我记得,读中学时,只要我们自愿带黄豆交给学校,学校就可以每天中午给我们打一勺子懒豆腐喝。当我小声说出学校的决定时,父亲二话不说,就把家里仅有的黄豆全给我装进了背篓里。因为我就读的是全乡镇唯一的一个重点班,班上很多同学都是镇上机关单位干部职工的子女,都有着骄傲的商品粮户口。为了让老师对家贫如洗的我也能正眼相看,父亲步行30多里路也去给我的班主任老师送礼。老师收下了鸡蛋和香菇,说他不喝酒,把酒退给了父亲。特想喝酒而又喝不起酒的父亲,再也忍耐不住,一口气把这瓶酒喝了一半,父亲喝得酣畅淋漓,我却看得泪雨滂沱……

 我记得,……

 记忆会疼痛,记忆会歌唱,记忆会流泪,记忆会记忆——所有关于父亲的记忆,都是爱的印记。

六瓣雪推荐阅读: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11)| 评论(3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